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尘

苍穹未殒,星辰已落。

 
 
 

日志

 
 

你的绝望,我无从知晓——记《冰果》第17话  

2012-08-14 20:56:21|  分类: NERVE的微电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等到这一话播出了。
小说第三部是古典部系列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动画虽然删减了一些,但总的来说没有让我失望。
如果一定要用一句话来总结,这一话主题正是“令人绝望的差距之中,会萌生出期待”。
以成年人的角度来看或许可笑,但米泽所描绘的绝望许多人在中学时代或许都或多或少地体会过。
例如陆山宗芳之于田名边治朗。仅仅是一年的游戏,陆山的技巧就甩了田名边好几条街。
例如安城春菜之于河内亚也子。很少看漫画的安城初试啼声就将自诩漫画达人的河内远远抛在脑后。
例如——折木奉太郎之于福部里志。前者仅仅是坐在活动室里,靠着从别人嘴里听来的信息和一本漫画就准确地锁定了犯人,而这还只不过是他处理印刷过量的社刊的手段;后者却是好不容易鼓起一次勇气,将找到犯人作为自己的目标,最终却连这一点也没能做到。

总有些人,再怎么努力你也追不上。
总有些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你多年的努力远远抛下。

而当这个令你绝望的人是你的朋友时,这种绝望就来得更令人痛苦。

里志说,期待这个词一定是要在彻底死心之后才能说出口的。
田名边说,期待诞生于绝望。
当一个人的才华耀眼到你甚至放弃去追赶,强大到你甚至提不起与之相争的念头,这种绝望便又更深了一层。
印象中,期待这个词从未在这个意义上如此沉重。
当回忆起奉太郎对田名边的侃侃而谈之后,里志再次说起“数据库是无法给出结论的”这句座右铭时,自嘲背后又透着多少无奈和悲哀。

进一步,当这个人拥有你可望而不可及的才华,自己却对此毫无自觉甚至不屑一顾时,这种绝望便又平添了一层无法言喻的酸楚与近乎愤怒的无奈。

而当这个人甚至背叛了你的期待 ——诚然,自顾自对他人产生期待或许是期待者自己的过错——这种绝望便终于万劫不复。

里志或许是最幸福的。尽管奉太郎没有自觉,也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他终究是在千反田的带动下行动了。里志寄托在他身上的期待没有落空。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千反田第一个给里志带来了救赎。而最终奉太郎也通过他准确的推断,回应并超越了里志的期待。尽管这个意料之中的结果仍然会让里志感到五味杂陈,但比起田名边来他已幸运太多。
田名边无疑是这个故事里最为悲剧性的人物。不仅仅是他由绝望而生的期待没能得到回应,陆山甚至看穿了他就是十文字的真身,却丝毫没有领悟他真正的意图。——你甚至不忍心去揣测田名边看到陆山自以为是的笑容时的想法。
相比之下,河内的绝望就没有那么浓墨重彩,但她依然也有着自己的不幸。她连期待也一起放弃,从而避免了进一步的绝望,但这样的过去本身,于她已经是一个无法摆脱的阴影。靠编造违心的说辞所掩饰的嫉妒和不甘,在每当有人提起时就会不堪一击,瞬间又变成刺伤自己的利刃。很难说,这样做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转向另一个角度,则是当事人未必能察觉、而米泽借由奉太郎的心理所写出的,无力而残酷的现实。
被你所期待的那个人,往往并不知道他背负着你的期待。
一如陆山宗芳知道了田名边就是十文字,却自始至终也没能领会后者的大费周张只是希望他重执画笔。
一如折木奉太郎,他知道了被期待者往往察觉不到自己的被期待,却丝毫不觉自己正是那个背负着里志的期待的人。
这是一个永远绕不出去的圈,讽刺而无奈。

最后一点,我想说说动画里没有拍出来、却称得上是全书之重的地方,就是“顺序”。
要谈这个,就得从第三部的标题谈起。
库特利亚芙卡的顺序,这是第三部的题名。
动画开播之前我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明白这个标题(主要是前半部分)是什么意思。
翻完这一话,又因为繁化和后期而把稿子倒腾了几遍之后,我觉得自己有点明白了——虽然实际上是不是这样得问米泽才知道了。
库特利亚芙卡,是一只前苏联的雌性宇宙犬。关于她,维基百科上是这么说明的:第一只射入地球轨道的动物,为未来的载人航天铺平了道路。
从这句短短的说明之中,我们可以猜测,库特利亚芙卡正是背负着期待的。背负着在未来让人类进入太空的期待,一如陆山宗芳背负着画出超越《傍晚便成骸》的作品的期待那样。
然而库特利亚芙卡并没能凯旋。由于太空舱设计的缺陷,她在升空五小时之后便痛苦地死去了。没能安然返回的库特利亚芙卡,最终也没能画成的《库特利亚芙卡的顺序》。库特利亚芙卡背叛了人类进入太空的梦想,陆山宗芳背叛了田名边治朗的期待。
何其相似。

奉太郎在得知田名边真正的意图之后有过这样一段独白:
如果说令人绝望的差距之中会萌生出希望,如果这么说是妥当的,那么我似乎在任何方面都甚至没有察觉到这种差距。我不懂得什么是切实得足以令人动容的期待。我不晓得憧憬为何物。我并没有期待什么。
……还是说,有朝一日也会轮到我对别人产生这样的情绪呢?

库特利亚芙卡的顺序。期待与被期待的顺序。一年之前陆山宗芳被田名边治朗所期待,一年之后折木奉太郎被福部里志所期待,那么再过一年?两年?以后许多年?又会轮到谁被谁所期待?我们在期待着谁的时候,是不是也在被另一个谁所期待?
或者,我们是不是已经在浑然不觉中……背叛了谁的期待?
——其实我们都活在“库特利亚芙卡的顺序”之中。

只有当轮到自己的时候才能体会,而在那之前,你的绝望——我无从知晓。
  评论这张
 
阅读(12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