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尘

苍穹未殒,星辰已落。

 
 
 

日志

 
 

文库版《别册图书馆战争Ⅰ》附录短篇:マイ レイディ(My Lady)  

2011-09-19 09:12:56|  分类: 原创·翻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不觉就剩最后两篇了,这篇更完就剩最后一篇了……
终于有了种快结束的感觉,一想想又有些不舍。
唉。
夏目三尚未完结,P4和HKG组搅基待发。
二月份答应村叔帮他校对一部陈年巨坑,到时候还有一部萤火之森也要和AIR组合作。
碧之轨迹不日就要发售,REWRITE的坑也依旧艰巨……
总之各种填不完的坑。
——我自己挖的便无限拖延了OTZ
不过,总之这个坑我是会优先处置的。……嘛,也就剩最后一篇了。
小牧是个沉稳的人,不过往往越是这样的人冲动起来就越是出大胆。好吧这篇翻得我挺吐血的,因为不习惯这种描述,不知道要怎么谴词比较有FEEL……OTZ
嗯,于是依然时间仓促木有校对,请多包涵= =|||||

My Lady

 

文库版《别册图书馆战争Ⅰ》附录短篇

文:有川 浩

译:千草未萌

 

 

心中因不快的情绪而蠢动。

从来不知道自己心中竟然会有这样的感情。

在馆内巡逻时偶然看到毬江正站在图书馆大厅里和别人交谈,而对方是个和毬江年龄相仿的年轻男孩。

知道那是在交谈的,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中就只有自己。从旁人看来,他们不过是拿着手机在做什么而已。

正想混在人群中默默离开,却被这天和他组队的部下给叫住了。

“小牧教官,是毬江啊。”

无忧无虑的部下当即就要向毬江挥手,被小牧反射性地挡了下来。看着部下一头雾水的样子,小牧解释道:

“现在还在工作中,走吧。”

“咦,不过平时不是都会打打招呼的吗?”

身为朋友的恋人的部下有时会迟钝到难以想像的地步。

“那边好像正在商量事情,妨碍他们就不好了。走吧。”

小牧强行抓起部下——笠原郁的手离开了当场。

可恶。——竟然会为那种小伙子而心乱至此。

不,错了。正因为对方是小伙子。

无意中往旁边一看,只见不懂得察言观色的郁的天真劲又爆发了。

“好久没见到毬江了,我想和她说说话啊。”

——笠原,你觉得这种想法是谁最强烈呢。

在之后的巡逻中,对待郁的态度有些冷淡就是小牧自己的事了。

 

小牧知道,高中毕业进入大学之后,毬江的世界就扩展了开来。

背负着中途失聪的残疾仍勇敢面对世界的毬江的意志是那样高贵而可爱。

对于知道她曾一度试图封闭自己世界的小牧而言,就更是如此了。

但是,毬江试图封闭自己世界的时候还是个中学生,那时小牧还可以不必想太多。

她是个孩子。是应该伸手相助的妹妹。只要凭着这份义务感以及愧疚全无插足余地的亲密便足以对待她了。

求求你,不要封闭自己的世界。因为你还是个中学生,还要继续活下去。

要是在这里屈服,要是选择了蜗居在封闭的世界里,你就会无法一个人站起来。父母终有一天会死去。等到你孤身一人的时候,你又该怎么办。如果身边有人陪伴还好。但是如果封闭了自己的世界,这个人也就无法找到了。

世间充满着数不清的不幸和陷阱,它们随机地降临在人的身上。自从它降临之后,每个人就都知道了世界并不平等。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沉溺在自怨自艾的情绪中。那样或许会轻松一些,但你决不会得到拯救。

小牧不由分说地拧开了门,将毬江拉到了外面的世界,告诉她要活在这里,而不是活在封闭的安全的房间里。

对此给予了回应的毬江的意志是高贵的。这种意志至今都未曾改变。

——木已成舟。

明明知道毬江的世界扩展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却居然还怀有如此狭隘的感情。

不,或许是早已在潜意识中意识到了,却总是装聋作哑而已。

即使是谨慎地说,毬江现在也已是十分有魅力的成熟女性了。而在她所拥有的广阔世界中,年纪相仿的男孩自然也应该不少,毕竟毬江所就读的并非女子大学。

即使有“小年轻”为她克服残疾的身姿所吸引也完全不足为奇。

小牧躺在宿舍的床上,将左手举到眼前。

那是和套在毬江的同一支手指上的相同设计的戒指。这是毬江进大学时的请求。

 

有时会有男生向我搭话。

当然,给他们看过助听器之后多半都会放弃。

不过我觉得,要是左手无名指上有个戒指,应该就不会有人来搭讪了吧。

 

总的来说,毬江喜欢工艺奢华的东西。她所挑选的戒指是以玫瑰金与白银为材质的设计醒目的款式。

虽然毬江什么也没说,但她闪避男性的意识是很明显的,小牧对此感到了她对自己的无言的信赖。

她认为这样选择的意义小牧是明白的。

——可是,对不起。

看到你和同龄的男孩站在一起,我的心果然还是不能平静。

即使戴着同样的戒指,我到底还是比你大上十岁,由于工作的关系也总是聚少离多——我意识到了,即使你有朝一日将这枚戒指交还给我也是毫不意外的。

就在这时,小牧听到了敲门声。

“门没锁,请进。”

小牧懒得下床开门,便躺在床上回了一句。

干脆利落地推开门探进头来的人是堂上。

“我进来了。”

堂上边说边往里走,一只手上还拎着半打啤酒。

“真是少见啊。”

一起喝酒这事本身并不奇怪。不过喜欢找人喝酒的是小牧,堂上到别人房间里来喝酒的情况并不多见。

“不,是因为笠原有点担心。”

“咦,担心什么?我做了什么让她担心的事了吗?”

小牧边说边坐起来,堂上则淡淡地责备了他。

“你讽刺笠原可让我不敢恭维啊。”

“——对不起,我会乖乖听取教训的。”

小牧的确不公正地讽刺了郁。不过能听出这是讽刺而不是贫嘴的友人倒也了不起。

“今天巡逻的时候,你看起来不太从容啊。听说你都没去跟毬江打招呼?”

“……你还真是碰上了个好孩子啊。”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自己不也一样。”

“啊啊,当然这也没错。”

在大厅看到毬江以后,对郁的没心没肺感到焦虑、不复一贯的从容,这是小牧自身的问题——但是被说中之后还是不由得方寸大乱了。

“这事太不像话了,如果你能对笠原保密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小牧拉开了堂上递过来的啤酒。

“她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站在一起。我想,那个人大概是她的大学同学吧。”

“……要是毬江心里有鬼,就不会带对方到武藏野第一图书馆来吧。”

“这我当然知道。虽然知道,但笠原说的也没错,是我乱了方寸。”

那个男孩和毬江相互用手机进行着交流。这也就是说,这位男性朋友知道毬江患有残疾。

“我有些感慨,她的世界已经扩大到可以交到这样的朋友了啊。”

堂上默默地听着。小牧晃了晃左手的无名指。

“事到如今我才突然意识到,这东西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被还回来的。总而言之——”

笠原说中了。

话音落下,堂上默默地喝了口啤酒。

“抱歉。”

“偶尔流露出这种有些人情味的一面,周围的人也会比较安心。笠原也是这样。因为你在许多方面都表现得过于能干了。”

堂上知道对方被自己的恋人说中了心事却还能说得出这些话,他比小牧更有器量。

虽然平日看上去总是他单方面受到小牧捉弄,不过——堂上会被任命为班长的原因,多半也就在于此。

“平时总是你在照顾笠原,偶尔让她关照你一次也不错吧,毕竟她的确不太会察言观色。反正就算你跟她说明男人的复杂心境,她也是听不懂的,偶尔对她冷淡一点正好。”

——因为她并不是会因此而消沉的家伙。最后加上的这一句,是堂上下意识里对“笠原士长”的最高评价吧。

“你真了不起啊,堂上。”

“怎么了,突然这么说。”

“我要是被女朋友说中心事,绝对会不高兴的。”

“你是笨蛋吗。”

堂上板起了脸。

“要是说到笠原和毬江,那前提本身就不同了。为什么我会碰上被毬江说中心事的事态啊,本身我和她就没多少接触。而且——”

如果是你的话,即使在工作上稍有点摩擦,也肯定能把握分寸的吧。

被堂上理所当然地驳了回来,小牧露出苦笑。——这家伙的这一点,真是赢不了他啊。

“你真是人如其名啊。”

“啊?”

“性情真诚。”

白痴——堂上轻声搪塞道。

“算了,你偶尔的弱势模样也很有趣,就让我看看吧。”

“嗯,你就看个够吧。”

小牧也笑着答道。

 

几天后,在路过馆内的几个自习室时,小牧透过门玻璃看到了毬江。她坐在一张长桌前。

但她果然并不是一个人。一位年轻男孩坐在毬江对面,背对着小牧。从背影来看,就是前几天的那个人。

突然,毬江抬起头来,仿佛发现了小牧正在看向自己似的。就在四目相对前的一瞬间,小牧别过了目光。他装作没有发现对方的样子走开了。

如果毬江心里有鬼,就不会到第一图书馆来。堂上说得在理。

但是理智却无法说服感情。

就在试图逃进职员用梯的时候,门被静静地打开,一个有些拘谨的声音叫住了他。

“小牧。”

被抓住了。无奈之下,小牧停下脚步转过身去。

“啊,毬江。你来了啊。”

小牧说了个谎,装作自己是刚刚发觉,然后等着毬江接话。

“我觉得刚才眼神相对了呢……”

毬江歪了歪脑袋,小牧笑着回避了话题。

“抱歉,我当时正在走路,而且我并没有特别认真地去看房里的情况。”

“我今天是和大学的朋友一起来的。”

我知道,我看到了。和之前的那个他一样吧。

“我想向你介绍一下,能抽点时间吗?”

在这里拒绝的话未免太不自然了。

“嗯,可以的。”

“那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叫。”

对毬江而言,她大概是无法在室内这种公共空间说话吧。

回到自习室的毬江再度现身的时候,带来的人却不止一个。

——有两个人。其中一位是之前的那个年轻男孩,另一位则是与毬江年纪相仿的活泼女孩。

“啊,初次见面!您是小牧先生吗?”

女孩开口道,毬江随即竖起食指让她轻声。

“……是的,我是小牧。”

小牧挂起营业用微笑回答道,女孩立刻高兴地发出了欢呼。当然,有毬江的提醒在先,声音并没有那么大。

“中泽总是挂在嘴边呢,说是有个年长的男朋友。”

毬江有些困扰地笑了起来。

“她一直吵着说想见见你。当然我是说如果在图书馆里见到了就介绍一下。”

“你的朋友?”

小牧向毬江问道,后者则点了点头。

“他们两位都是在大学里替我抄笔记的人。”

“小牧先生你好帅啊。怪不得中泽这么骄傲。”

“喂,你别这么咋咋呼呼的啊。”

小牧看着那位男性朋友和女孩之间说话的时机,试着开口问了一句。

“你们两位难道在交往吗?”

是的!——女孩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男方则似乎有些难为情,显得有些支支吾吾。

毬江从旁补充了起来:

“他们可要好了。两个人一起抄笔记,没想到好上了。”

“……君他……” 毬江说到了名字,但小牧并没有听见。

“其实我本还不想让阳子见到小牧的,可是她实在太缠人了。”

“中泽你别说这种话嘛。”

——在同性面前被这么爆了家底总是不好受的吧,何况你还皱着眉。小牧心想。

“诶,抱歉,你说什么?”

听到毬江的回问,小牧习惯性地从旁答道:

“他让你别再说了。”

“咦,为什么?”

男朋友吃醋不是很可爱吗?——毬江对那位某某君直截了当地说道,那位某某君听后神色则更加严肃。这种心情小牧是明白的。

……说不定毬江在同龄的朋友之中也常常是个神经大条的女孩,一想到这里小牧就不禁莞尔。

而因为受到了女友的打击便孩子气到拿部下发泄的自己也是半斤八两。

“真好啊,交到了好朋友。”

“是的!他们都对我非常好。”

“可以看到一些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看不到的东西,真是新鲜。”

“咦,这是什么意思?”

小牧笑着避过了回答,而阳子则颇为感慨地叹道:

“……好厉害啊,中泽。”

“咦……”

毬江正打算回问,阳子却又把话重复了一遍。然后她接着说:

“小牧先生说的话听一遍就知道了呢。”

毬江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她对着小牧笑了。

“我们也算是挺习惯和中泽交往了……不过还是完全胜不过小牧先生呢。”

“毕竟我和毬江是从她发病时开始就一路走来的。我觉得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她已经习惯了如何听取我和家人的话吧。大学就要拜托你们了,请和她好好相处。”

“哇,好成熟!”

阳子一脸憧憬地仰望着小牧,然后用手肘捅了捅那位某某君。

“你也学着点啊。”

“你跟中泽都好烦啊。”

某某君已经完全露出了怄气的表情,不过——没事的。因为我这一把年纪的都还是个孩子呢。

“我把毬江借走一会儿行吗,找她有点事。”

“啊,没问题。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两个朋友回到了自习室,毬江则一脸不解地留在原地。

“小牧,找我有什么事呢?”

“嗯。一点小事。”

小牧拉起毬江的手向刚才打算躲进去的职员用梯跑去。

他把毬江困在过道死角的墙根下,不由分说地把唇印了上去。

因吃惊而全身僵硬的毬江笨拙地回应着小牧,而后在断断续续的喘息间轻声道:

“要是有人过来……”

“关心别人之前先关心我吧。”

说完,小牧又吻住了她。

“为什么,今天你会这样……”

小牧终于对困惑的毬江说出了真相。

“你之前跟刚才那个男生在大厅出现过吧。我看到了,但是没敢打招呼。因为你们很般配。”

“咦,可是他们在交往啊……肯定都是三个人一起来的,当时只是阳子去了洗手间而已。”

“那种事我怎么知道。”

小牧再次堵住毬江的嘴,并开始纠缠她的舌。毬江拼命地压抑着喘息,而小牧则步步紧逼似地深深吻住了她。

“我要是说我嫉妒了,你会觉得幻灭吗?”

小牧贴着她的嘴唇轻声道,毬江听后瞪大了眼睛。

接着她的眼眶湿润了起来,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很开心——她近乎无声地呢喃。

“我刺激到你了?”

“早就刺激到了。我完全乱了阵脚。简直要拼命了。我太害怕了,根本不敢去想你碰上意气相投的同龄人之后会怎么样。”

小牧摸索到了毬江的左手,把玩着嵌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你什么时候把这东西还给我都不足为奇,这种事我也害怕得不敢去想。”

小牧把脑袋搭在毬江的肩头,后者则用双手环住了他的颈项。

“绝对不会还你的。因为我都对你失恋过三次了。”

“第四次我绝对不会先放手的。”

接着,小牧终于放开了毬江。

毬江有些为难地歪了歪脑袋。

“不过这样我会没法学习的,下次我到自习室来的时候可别做这种事了。”

“不是自习就可以吗?”

“我才不知道啊!小牧在上班时间请摸摸自己的良心!”

说着毬江跑上了楼梯。

刺进心口的钉子是那么甜蜜。小牧品味着这种甜蜜,一边走下了楼梯。

真想定期被刺进这么根钉子啊——小牧的脑海中闪过这样一个“荒唐”的想法。

 

 

 

fin.

  评论这张
 
阅读(14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