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尘

苍穹未殒,星辰已落。

 
 
 

日志

 
 

【凑数】很早之前写的关于逆转4的BUG分析  

2010-05-19 09:07:41|  分类: 二进制魔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吧这两天重打逆转又让我想起这东西来了……

由于很久没更新过了,所以顺便把这东西拿来权当凑数= =

可能里面所写的BUG已经有人提到过了……嘛,反正是凑数物,大家看看就好囧。

=========================凑数的分割线===========================

逆转裁判4案件的若干疑点

第二话 逆转的连锁街角 

和下一话相比,其实这一话的问题大概还不算太严重,嗯。

根据案情,并奈美波偷了北木泷太的枪去威胁宇狩辉夫,结果反而被对方勒昏。宇狩以为美波挂了,车子又发动不起来(排气管被内裤大盗堵了),于是就偷了邻居矢田吹麦面的小吃车一路把美波拉到河边想弃尸。结果好死不死碰上泷太,在对峙中的时候内裤大盗现身搅局,宇狩扭头过去看,结果被醒过来的美波一枪打中见了阎王。

这边的问题有三点。

第一点。

剧情中提到过宇狩办公室的保险箱里有颗子弹,但是在庭审过程中完全没有对此加以解释,比如那枪是什么时候、又是为什么打的。

首先明确一点,宇狩肯定不至于自己开枪打自己的保险,因为没有意义(RP问题不在讨论之列)。

那么,如果说美波在开枪之前就被勒昏的话,那枪是谁开的?这很明显说不通,排除。

所以只能理解为美波是在开枪之后才被勒昏的。但是这样问题又来了,既然美波有开枪的时间,为什么还会被勒昏?

保险箱只有内壁有弹痕,所以可以推断美波是在成功威胁宇狩打开保险箱后才开的枪。

此时美波与宇狩间的位置有两种可能:

1.美波站在宇狩后面,宇狩站在保险箱前面。由于保险箱和办公桌之间的通道比较窄,所以宇狩和美波中间应该还隔着一张桌子。这一位置的解释是美波让宇狩去拿报告给自己。

2.美波站在保险箱前面,同时拿枪指着宇狩。这时宇狩应该在美波的左边或右边。这样的位置关系说明美波是自己去拿报告,同时举枪警告宇狩不要靠近。

如果是第一种,那么宇狩要袭击美波,势必先转身拿台灯(把电源插头拔掉的时间就忽略不计了),然后再绕过桌子冲过来。这一系列动作所需的时间早就够开不止一枪了,甚至是在宇狩转身的时候一枪就能打中。但是宇狩站在保险箱前面,如果是在他转身的时候开枪,子弹怎么着也打不进保险箱里;如果是在宇狩扯过台灯绕过桌子冲过来的时候开枪,也就是说宇狩此时已经不在保险箱前面,一般人对此的反应是举枪瞄准目标然后开枪(打中打不中另说),这样一来子弹也不可能打到保险箱里。要是再算上拔台灯插头的时间,这就更说不通了。

如果是第二种,那就更匪疑所思了。如果宇狩是站在美波的侧边,那么不管他有什么动作,子弹都应该是横向射出,不可能打进保险箱里。

如果要说子弹打进保险箱的另一个解释,还可能是在宇狩勒住美波的时候,两个人侧对保险箱,美波想要打宇狩但是打不到,情急之下一开枪,子弹就向着保险箱去了。但这依然回到了上一个问题:在被勒住之前美波干嘛去了?

也就是说,保险箱里的子弹还是无法解释。

第二点。

嘛,这一点的问题倒不是特别严重,可以当作是钻牛角尖。

问题在于地上的台灯。

惊讶君和美贯进入现场的时候之所以会注意到台灯,是因为它在一片狼藉的地上稳稳地正立着,显得非常突兀。

但是问题在于,为什么它会好好地放在现场(的地上)?宇狩当时已经慌乱到甚至顾不得去确认美波的死活,只忙于想方设法“弃尸”,可以想见此时台灯落地直接正立在当场的可能性极其低下。但他如何还会有心情去把台灯立起来放好?如果“弃尸”成功,他大可以等回来之后再一起收拾,为什么要对一个台灯如此执著?而且台灯离桌子也不远,他要是有空把台灯扶正,把它放回桌子上也就是举手之劳的一件事,为什么他不这么做?要知道台灯立在地面上还妨碍搬运尸体呢。当然,如果要说那真是RP问题,台灯一掉下来就是正立的……那我无话可说。

第三点。

也是最不可思议的一点,宇狩哪根神经接错线,竟然会把枪和美波放在一块?就算是要去弃尸,枪这么明显的危险物体都不应该放在一块,至少可以先藏在自己身上。把一支开过的枪和不知道是不是尸体的人放在一起,简直是自寻死路。

当然,如果要说是因为宇狩慌到来不及顾及这一点……好吧,其实我还是勉强能接受的。

第三话 逆转小夜曲

这一话的问题就大了,而且是非常之大。

首先整理一下过程。眉月大庵在第二节的时候干掉了被害人(名字太长懒得打了),然后在第三节自己有不在场证明的时候遥控点燃了爆竹,让门外包括小茜和惊讶君在内的三个人以为发生了枪击。惊讶君冲进门后被害人还没断气,拼命对惊讶君说出遗言“去找目击者”,等惊讶君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挂了,而且地上还留下了一行原来没有的被擦掉的血迹(后来查明这是被害人的编号)。

看出问题来了没?

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一个在第二节中弹还能撑到第三节的人……他干嘛不叫救护车!那样他不仅不用死,惊讶君接下来也不至于那么辛苦了= =b就算是没力气叫救护车好了,怎么可能从中弹开始到被人发现为止都一动不动趴在原地?简直就像是自己本身就不想活了囧。

第二点就是关于被擦掉的血迹。

再首先明确一点,就是被害人不会自己擦掉血迹。要是要擦的话那他一开始也不会往上写了……

那么关于血迹就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其实血迹一开始就有,只是惊讶君没注意到。

这就是说,大庵在第二节开枪打了被害人之后留在现场把血迹给擦了。问题是有人会笨到在凶手面前写血书么?那么就只能用另外一种说法来解释。大庵开枪之后出了现场一次,被害者就是在那时写下了血书,没想到大庵后来又回来了一趟,看到血书于是就擦掉了。这的确是一种解释,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又回到了上一个问题。其实被害者当时还没挂,他完全可以在大庵第二次走之后再写一遍血书,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莫名其妙。其实这个举动不是不能解释,就是万一被害者写了第二次血书之后大庵又回来了,那么马上就会知道被害者还没死,这样一来他就必死无疑了。但是这个说法依然可以用上一个问题来反驳:他既然能撑到第三节,而且还知道第三节大庵必然要上场不可能再回来,那他完全可以等到第三节开始之后再写一遍,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还是莫名其妙。

第三节有办法擦掉血迹的人还有一个,就是马基。但是如果他的证词无误,那么他也根本没有做这件事的时间,而且从他的证词来看,他并没有发现所谓的血书。此外,被害人写的是自己的国际刑警编号,普通人并不会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包括马基在内,这进一步降低了他去擦血书的可能性。

那么假设马基的脑筯转得非常快,他想到万一血书被发现,会被人顺藤摸瓜找到自己头上。但这种说法要建立在他知道谁是真凶的前提下,而后来的剧情显然证明了他并不知道谁是真凶。考虑到此次事件的后台,如果不是与这个后台有所关联的人员动手的话,那么他也根本没必要去擦掉血书,因为后台出于自己的利益,必然会出面模糊焦点。

第一种是说不通了,那么就来假设第二种,血迹一开始是没有的,在惊讶君出去之后被害者才写下了血书,然后又被人擦掉了。

问题在于这时候谁能擦掉这个血迹?其他和案件无关的人根本没理由去擦,凶手大庵又在台上,根本不可能回来擦血迹,而且当时现场又没人,那血迹是如何被擦掉的?太神奇了。

第三点也是最后一点,就是目击者问题。

已知拉米洛亚是个盲人了,而且当时她是在天花板的暗道里听到了枪声。于是问题就来了,被害者是怎么知道会有“目击者”的?当然,有一种解释是他是听到的。因为魔术的内幕相关人员还是知道一点的,如果他知道当时拉米洛亚会经过此处,那么说出“目击者”的确不能算奇怪。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即使知道一点内幕,他所能了解到的顶多也只能是“大约在某个时候,拉米洛亚会从天花板上的暗道里通过”,具体到拉米洛亚到底会在多长时间后正好到达案发现场房间的暗道,他是不可能把握住的。尽管如此他却说出了有“目击者”,这实在是有点说不通。

至于什么“优海中弹之后是怎么流落到国外而且还失忆的”之类的问题……我就不多说了= =

  评论这张
 
阅读(52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