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烟尘

苍穹未殒,星辰已落。

 
 
 

日志

 
 

杂谈《车轮之国》(1)  

2010-03-02 22:32:03|  分类: 二进制魔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轮是一部伟大的游戏,我毫不讳言。虽然当初刚下载完成时只来得及打了个开头,但等到腾出时间接着往下打之后简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这篇文章既然说了是杂谈,如我的性格必然是拉拉杂杂天南地北什么都说了。章法大约是没有的,不过我也会尽力做到不过于散漫。

至于长短和字数,想必也不是我能估算得出来的。总之写多少算多少吧,大约分段完成。反正这东西不是论文,不用有什么顾虑XD


首先要说的是,我指的《车轮之国》,包括《车轮之国,向日葵的少女》和它的FANDISC《车轮之国,悠久的少年少女》两部(?)作品。剧透难免,交叉剧透也难免,只打过其中一部的同学们就慎入吧。没打过的同学,有兴趣看得下去的就看,没兴趣的就X吧。


可以说,一部GALGAME如果想要成为经典,起根本性作用的必然是剧情,否则CG立绘音乐再棒也都只能叫亮点(个人观点,请勿拍砖)。过往的诸多经典之作,例如FATE,AIR,TO HEART2,沙耶之歌等等,剧本固然强大,但大多数都属于一种“涉世不深”的境地,对现实更多的是一种折射。而在车轮中,则是通过一种近乎极端的架空,对现实形成强烈的影射甚至是直接刻画(这一点和图书馆战争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从而让人产生强烈的共鸣。


先来谈车轮的政治体制,也就是世界观。

这部份玩过游戏的人也不一定琢磨得清楚,没玩过的就更是三言两语说不明白,所以我就说个大概了。一般地说,车轮之国里没有监狱,犯了罪的人会被课上“义务”,除了极刑之外的义务都可以被免除,而拥有免除义务的权利的人称为“特别高等人”,他们甚至可以对受更生人(也就是背上义务的人)生杀予夺。而如果受更生人屡教不改,作为最后的手段,他们就会被送进强制收容所——也实际相当于监狱。

这样的制度看起来很美吧,但也只是看起来。细加研究就能发现它其实是很荒谬的。

游戏中有三位背负义务的少女,由于“怠惰”而被剥夺时间的三广幸,无故被课上“不能成为大人”义务的大音灯花,以及蒙冤背上“不得接触异性”义务的日向夏咲。

先说三广幸。她被课上义务的原因本身就很可笑。惰性本来就是人的本性之一,普通人多多少少都会有。这一点在剧本的情节中也有体现。我们假定特别高等人的确是不怠惰的人,但特别高等人在全国人口中的比例亦是少得可怜。如此说来,岂不是除了特别高等人之外的所有人都应该被剥夺时间?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幸也算得上是冤罪了。

幸被剥夺的时间是不断增多的。游戏中她被剥夺的时间是12小时,但原先并没有这么多。之所以沦落至此,是因为监督的前任特别高等人认为她没有积极地为免除义务而努力,而作出这一判断的根据就是,幸并没有外出工作,而是在宿舍里进行投机金融交易(简称炒股)赚钱。这很匪夷所思不是吗?股票这东西并不是能随便炒的,观察走势、分析预测,这些难道不需要用脑子吗?脑力劳动就不算劳动吗?这顶多只能说明幸所选择的劳动方式和其他人不尽相同罢了。何况,幸之所以选择投机,是因为这种工作做得好的话能够一本万利,从而赚取更多的钱,以尽快赎清自己的义务(幸的义务可以通过缴纳一定费用来免除,因为钱可以证明她有工作)。这如何能变成“没有免除义务的意愿”?

再退一步说,既然对幸课上了义务,那么站在国家的立场,理应是尽力帮助其解除义务的。然而国家配给幸的停止时间的药物却是使她天天陷入梦魇,消磨她的工作意志。国家一方面阻挠受更生人的更生,一方面又派人监督受更生人更生,这难道不矛盾吗?

然后是大音灯花。灯花的义务可以说是一种蛮横的义务,养育不好孩子是父母的责任,然而这种失职却要孩子来背,从逻辑上首先就是说不通的。并且,随着剧本的展开,我们可以得知,灯花的义务乃是她的亲生父母为了随意命令——也就是虐待她而轻率课上的。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国家甚至不对将要问罪的本人加以考察,而是凭借其父母的一句话就让一个本应没有任何责任的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义务,不仅违背人道,而且也同样是无理的。

“不能成为大人的义务”要求孩子对家长的话言听计从不得违背,但这种义务的结果只能是使得孩子更加地依赖于他人所给予的指示,更加难以自行做出决断,也就更加“不能成为大人”。这个义务本身就会造成无法消除义务的结果,又有何合理与进步可言。

日向夏咲的遭遇则更加不可理喻。她原本就是由于诬告和刑讯逼供而获罪,当即免除义务本是天经地义,但监督的高等人们却都以“眼神有诱惑异性的可能”而要求“再观察”。在一个本来就没有的罪名上加以考察有什么意义?这就好比一个从来不买股票的人看着大盘上涨,然后觉得自己赚到了一样。

说到底,一个能让人蒙冤获罪并且还不予撤销的量刑体制,本身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东西。

再说到FD里的杂贺米娜。她的义务是“不能拥有自己的私生活”,也就是监督的高等人得对她寸步不离。但是杂贺本身就算是个公众人物,原本就没有多少私生活,这种义务也就并没有什么意义了。

杂贺背上义务的原音是因为喜欢异民的音乐,而异民音乐在车轮之国的人们看来是不入流的粗鄙之物。但是正如当时阿久津将臣(法月老爹)的独白,异民音乐的地位在将来也有可能得到转变。即使我们不去计较现时这一义务的合理与否,然而当异民音乐不再不堪的时候,那么加诸在杂贺身上的义务还能不显狼狈吗?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